服务热线:400-0717-168
English
新闻中心  
当前网站位置:

OpenSPR助力新冠病毒药物的发现
来源:大分子生物医药网 | 作者:Neoline | 发布时间: 2021-07-16 | 427 次浏览 | 分享到:
新型冠状病毒病(2019-nCoV)自2019年底以来一直影响全球健康。控制传染病的主要问题是缺乏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方法。氯喹(CQ)和羟基氯喹(HCQ)已被报道用于临床治疗。

  题目

  Chloroquine and hydroxychloroquine as ACE2 blockers to inhibit viropexis of 2019-nCoV Spike pseudotyped virus

  氯喹和羟氯喹作为ACE2阻断剂对2019-nCoV刺状伪型病毒侵染的抑制作用

  出处

  Phytomedicine IF=4.268

  研究机构

  西安交通大学药学院

  研究背景

  新型冠状病毒病(2019-nCoV)自2019年底以来一直影响全球健康。控制传染病的主要问题是缺乏有效的预防和治疗方法。氯喹(CQ)和羟基氯喹(HCQ)已被报道用于临床治疗。目前,人们普遍认为2019-nCoV是通过与细胞质膜上的ACE2结合进入宿主细胞,导致感染,因此,阻断或拮抗敏感细胞中的ACE2信号通路对于预防2019-nCoV感染应该是有益的。

  研究方法

  采用CCK-8染色、流式细胞仪和免疫荧光染色分别检测了CQ和HCQ对ACE2高表达的HEK293T细胞(ACE2h细胞)的毒性和自噬作用。通过分子对接和OpenSPR进一步分析了CQ和HCQ与ACE2的结合特性,并用2019-nCoV刺突假型病毒观察了CQ和HCQ对ACE2h细胞的致病作用。

  研究结果

  CQ和HCQ可以结合ACE2,并抑制2019-nCoV刺突假型病毒进入表达了ACE2的HEK293T细胞(ACE2h细胞)。

  


  研究结论

  1 CQ和HCQ对血管紧张素转换酶(ACE2h)细胞活力的影响

  在相同浓度下,HCQ在不同时间点对ACE2h细胞的毒性均高于CQ,HCQ中羟甲基的存在使其与ACE2形成额外的氢键。这些不同的模式可能最终揭示了CQ和HCQ对ACE2的不同生物活性和亲和力,且两种药物浓度对细胞凋亡无明显影响。

  2 CQ和HCQ可诱导ACE2h细胞LC3介导的自噬,CQ和HCQ可以通过破坏ACE2的末端糖基化来阻止病毒S蛋白与ACE2的结合。

  3 CQ和HCQ与ACE2的结合:分子对接CQ和HCQ与ACE2的结合,证实二者与ACE2蛋白的结合常数Kd分别为(7.31±0.62)e-7和(4.82±0.87)e-7M。

  4 CQ和HCQ作为ACE2阻断剂可以抑制2019-nCoV假病毒进入细胞。

  参考文献

 Nan, Wab , et al. "Chloroquine and hydroxychloroquine as ACE2 blockers to inhibit viropexis of 2019-nCoV Spike pseudotyped virus." Phytomedicine 79(2020).

相关文章